资源搜索:
文章
课件
您现在的位置: 小草语文网 >> 校园剧本 >> 经典话剧 >> 正文

历史话剧《立秋》剧本第二章剧本完整版


作者:佚名  剧本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15/8/4  Www.XiaoCaoWang.Com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历史话剧《立秋》剧本第二章剧本完整版

历史话剧《立秋》剧本第二章

按下票号烽烟不表,先叙两家儿女情长。

面对这学有专长的许昌仁,总经理马洪翰不禁想起了他弃商从艺、浪迹天涯的儿子……

[老太太居所,两进大院,高大气派。

凤鸣:娘,洪翰近来心烦气躁,我也是替他担心啊……

老太太:他心里苦啊,千金重担压在身,又没个人替他分担,能不急吗……要是江涛在……唉,都走了五年了,一点音讯也没有……

凤鸣:娘,不争气的孩子,您就别想他了!

老太太:谁说江涛不争气?他不就喜欢唱戏吗!可没日没夜被关在账房里,从一到万挨个加,算盘珠子一扒拉就是一天,把人都算傻了!

凤鸣:娘,洪翰是恨铁不成钢,他一心想给丰德票号调教出一个顶事的少掌柜。

老太太:江涛说,算盘不如盘算,这话有什么不对啊,洪翰抓起算盘就砸在江涛的头上,砸得他头破血流啊!摊上这么一个霸道的爹,谁受得了啊!

凤鸣:娘……

老太太:他打江涛,可他忘了,他从小也烦打算盘,为这一加万的事,没有少和他爹闹别扭。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许凌翔上。

许凌翔:姑妈。

老太太:哎呦,凌翔侄来了!

许凌翔:姑妈,说谁呐,谁不许百姓点灯啊?

老太太:谁是州官说谁!快坐,快坐!

[凤鸣倒水,端过来。

凤鸣:凌翔,喝水。

许凌翔:谢嫂子。

老太太:凌翔啊,你来的正好。你跟姑妈说实话,各地分号纷纷告急,可洪翰却说没有大碍,到底怎么回事?

许凌翔:(叹了一口气)姑妈,不瞒您说,改朝换代,时局动荡,整个票号、钱庄的情况都不好,很不好!特别是天津,票号、钱庄被洗劫一空啊!

老太太:唉,真是屋漏偏遭连阴雨啊!

许凌翔:我就是为了这事才赶回来的。丰德票号危机四伏,是该动手术的时候了。

老太太:动手术?

许凌翔:西医讲,人有了大病,吃药不管事,就得动手术!

老太太:凌翔你见多识广,进退有度,可洪翰他……经得起这么折腾吗?

许凌翔:姑妈,我洪翰哥可是个有魄力的聪明人。

老太太:唉,我老了……人老了,就爱唠叨,让人烦。

许凌翔:不烦,我就爱和姑妈说话。

老太太:说不唠叨,还得唠叨,昌仁呢?

凤鸣:他怎么没跟你一块儿来啊?

许凌翔:昌仁他没跟我坐同一趟车。

老太太:瑶琴可等着他下楼呢!他俩的婚事,你这当爹做公公的可不能马虎!

许凌翔:(面露难色)这……

老太太:什么这啊那啊,你要再不赶紧着,小心我可把我孙女嫁给别人了!

凤鸣:娘!

老太太:(自觉失语)……

仆人:(远处喊声)老太太。

老太太:什么事呀?

仆人:账房的伙计们都到齐了,就等您过去发赏银了。

老太太:好,我这就去。

仆人:是。

老太太:凤鸣呀,你陪凌翔说说话,我去去就来。春兰、秋菊,跟我到账房去。

许凌翔:姑妈慢走。(看着凤鸣)凤鸣……

凤鸣:(有些慌乱地)洪翰怎么还不来啊……

许凌翔:凤鸣,大家都好吗?

凤鸣:好,都好。

许凌翔:你呢?

凤鸣:挺好的。

许凌翔:时间过得真快,二十七年了,一晃我们都老啦。

凤鸣:孩子都要完婚了,我们……能不老吗!

许凌翔:(听到孩子,想起昌仁和瑶琴要结婚,语塞)孩子……

凤鸣:人老了,脑子里就只有孩子……

许凌翔:凤鸣,我有句话,憋在心底二十七年了,总也没有机会说出来……

凤鸣:那就别说出来,让它埋在心底吧。

许凌翔:我只是想弄明白,当年你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不等我回来?

凤鸣:八年,我等了你八年……这日子还少吗?

许凌翔:我一天也没有忘记你在绣楼上等我,我日夜盼着早点回来娶你…….

凤鸣:可你要求取功名,赴京赶考;你又忙着学日语,说要了解日本,才能最后战胜它;你还要开办保晋矿务公司,……你哪里还顾得上关在绣楼的我呀!

许凌翔:当时年轻,面对列强欺凌中华,热血沸腾,事事都想争个先……

凤鸣:绣楼上的岁月凄凉难耐,多少个日夜我把像头发一样的白丝,搓成一根根的丝绳,又用胭脂染红了,把它们一根根地缠着,编着,缠缠编编,编编缠缠…….我把思念、希望和心血都缠了进去,编了进去……编成了一个如意结想送给你。可是下楼了,我见的人不是我等的人,娶我的人不是我盼的人……

许凌翔:原来是这样……凤鸣,你一定在心里怨着我。

凤鸣:人老了,感情也会长皱纹的,过去的事业都淡忘了,洪翰待我也很好。凌翔,你我无缘,可许马两家是血脉相连的儿女亲家,但愿瑶琴不要走我的路啊。

许凌翔:这……

[马洪翰上。

马洪翰:(快步走来)凌翔!

许凌翔:洪翰兄!

马洪翰:我等的你好苦哇!

许凌翔:我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回来!

马洪翰:你黑了,可显得更精神啦!

许凌翔:你瘦了,可还是那么硬朗!

凤鸣:你们哥俩谈着,我去看看老太太。(下)

马洪翰:情况不妙啊!看看这些电报吧。(拿出电报)

许凌翔:(翻翻电报)我都知道了,是该采取果断决策的时候了!

马洪翰:又是参加国家银行?

许凌翔:对,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和前两次可不一样啊。

马洪翰:有什么不一样。头一次,光绪重用几个秀才搞改制,成立户部银行,有名无实。上一回袁世凯当了北洋大臣,要成立大清银行,结果又怎么样?这一次共和了,又是袁世凯……袁大总统,我信不过他!

许凌翔:咱们先把袁世凯抛在一边。我认为,票号钱庄终将被银行所代替,这是大势所趋,就像大清的帝制,终将为民国的共和所代替一样!票号钱庄再好,它也就像是摆地摊的,能干得过商家店铺?

马洪翰:哎,这你就说错了,别小瞧了摆地摊的老少爷们,我们马家当年就是推车挑担走西口发的家。

许凌翔:可咱现在不是推车挑担走西口的小贩!

马洪翰:国家银行是大,有优势,可福祸相倚,人心不古,中国的事太复杂。

许凌翔:你就不能当这个国家银行的行长?

马洪翰:哈哈,多事之秋,把我架到炉火上去烤,我马洪翰没那么傻!

许凌翔:你看,你承认大银行有优势,可是你不放心别人来经营,让你来当这个头吧,你又怕当傻老西儿,说来说去,你就是离不开丰德!

马洪翰:你算说对了,大清国是亡在了那帮软弱无能的皇亲国戚手上,可我马洪翰绝不能让丰德票号亡在我手里!

许凌翔:唉!让我怎么说你好呢……

马洪翰:凌翔,你真的觉得只有参加国家银行这一条路了?

许凌翔:这要看股东和经理们议事的结果如何了。

马洪翰:议事?咱票号每年正月才议事呐!

许凌翔:洪翰兄,现在是丰德票号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谅我擅自做主,已经通知股东们从各地分号来人议事。

马洪翰:(欲怒)你……

许凌翔:洪翰兄,丰德兴亡,匹夫有责,更何况我还是丰德的股东,请你原谅我的僭越,理解我的心情!

马洪翰:(忍而未发)非常时期,非常之举,这我可以理解,可你也得跟我打个招呼吧!

许凌翔:(笑吟吟)我要是打招呼,你能答应吗?

[二人略显尴尬,僵持片刻。

马洪翰:(突然大步走出庭院,高声呼叫)马用,马用!

[马用应声上。

马用:老爷!

马洪翰:一会儿各地股东、分号经理都回来了,你去,打开客房,准备迎客。

马用; 是。(下)

马洪翰:凌翔……

许凌翔:(同时地)洪翰……

马洪翰:你说。

许凌翔:还是你说吧。

马洪翰: 有个事,我想问问你,听说昌仁从英国带回来一个留洋的女人?

许凌翔:我想说的,也是这事。这女孩叫文菲,是昌仁在英国的同学……

马洪翰:青春年少的男人,有个把红颜知己,也无可厚非,我担心的是……昌仁和瑶琴的事可是咱哥儿俩做的主啊。

许凌翔:昌仁一直把瑶琴当成亲妹妹。你也知道,这孩子出国的时候就表达过这样的想法…….

马洪翰:年轻人谁还没有个想法,过去的事不提了。我看昌仁这孩子有情有义!我马洪翰虽有个儿子,可我教子无方,他竟丢弃祖业,浪迹天涯去了,我虽有这百家票号,万贯家财,却后继无人啊…….凌翔啊,你知道,我一直把昌仁当成自己的儿子!

许凌翔:他有今天,还不是靠你慧眼识人,慷慨解囊吗!

马洪翰:丰德的未来寄希望于他啊!

许凌翔:可他……

[男仆上。

男仆:老爷,许昌仁许少爷来了!

马洪翰:快,快请他进来!等等,挂红灯,点红烛!

男仆:是,挂红灯点红烛喽!

许凌翔:唉!

[在挂灯的鼓乐声中,许昌仁、文菲上。

许昌仁:伯伯,爹!

马洪翰:(喜欢地看着他)高了,壮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了。

文菲:(大方地)马伯伯,您好!

许昌仁:啊,我给您介绍,这是我在英国的同学——文菲小姐。

马洪翰:文菲小姐,欢迎你!

文菲:谢谢马伯伯!(新奇地左顾右盼)这里真漂亮,真气派!

马洪翰:姑娘,喜欢这里吗?

文菲:非常喜欢。一进这马家大院,仿佛进了大明宫,上了南薰殿,特别是贵府的后花园,集南北园林于一身,更是让人流连忘返。

马洪翰:(高兴地)姑娘,有机会去听听壶口,登登五台,看看云冈,你会真正认识山西这块宝地的价值。

文菲:是呀,家父早就说,山西素有“表里山河,人文祖地”之称,物阜民勤,人杰地灵,“天下之富藏于晋”。

马洪翰:敢问文菲小姐,令尊是……

许昌仁:她父亲是江南长通票号总经理文郁波。

马洪翰:噢,敢情你是文郁波的千金啊,当年令尊大人就是在丰德票号学的徒啊

文菲:家父时常谈及往事,念念不忘当年您的提携和照顾。

马洪翰:令尊大人今非昔比啦。请坐,请坐。对了,回头你给令尊大人捎个话,马洪翰向他要那顶金帽子!

许昌仁:金帽子?什么金帽子?

许凌翔:这事我知道,当初到票号学徒,规矩多着呢。首先人要周正,个头不高不矮。进门就要试鞋试帽,鞋是铁鞋,脚大的穿不进去,脚小的提不起来。帽子也是铁的,脑袋大的戴不上,脑袋小的扣进去了。文菲小姐的父亲脚大,脑袋小,不合标准啊,老掌柜就不想要他,这时你马伯伯站出来说,猪脑袋大,羊蹄子小,咱要吗?咱不是招女婿,是招学徒,只要能干,管他头脚大小呢!就这么着,文菲小姐的父亲就留下来了。至于后来…….还是让你们马伯伯讲吧。

马洪翰:后来令尊出徒了,要到南边闯荡,临行之前特地请我逛平遥、下馆子。酒酣耳热之际你父亲说,少掌柜的鞋帽之恩,没齿不忘,将来我文某有了出头之日,必为少掌柜做一顶金帽子!

文菲:家父并没有忘记他的许诺。

马洪翰:酒后之言,何必当真。

文菲:家父还给您写了一封信。

马洪翰:拿来我看。

文菲:家父说,这信要等我走时再给您。

马洪翰:令尊还是老脾气,故弄玄虚,故弄玄虚啊。

文菲:我今天来到中国票号发源地,深感荣幸,一来我代表家父看望马伯伯,二来想了解一下山西票号的现状。

许昌仁:文菲在英国学的也是金融。

文菲:昌仁参加了国家银行筹备处,领受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出使山西,我就跟着他来了。

[静场。

马洪翰:(颇感意外)昌仁,你是国家银行筹备处的代表?

许昌仁:是!伯伯,票号危机是中国整个经济危机的一部分,我们必须顺应世界潮流,立志革新,建立新的银行制度,才能走出泥潭…….

马洪翰:(无语片刻)这就是说你学成回国,改换门庭,不在丰德做事了?哈哈哈…….我明白了,你是代表国家银行的!你是代表江浙商帮的!你们俩是来当说客的!

[传来老太太的喊叫:“昌仁回来了!在哪呢?”

[老太太、凤鸣和丫头们上。

老太太:昌仁,昌仁你可回来啦!

许昌仁:姑奶奶!

凤鸣:昌仁,老太太盼的你好苦啊…….

许昌仁:伯母!

老太太:还叫伯母啊,该改口了!(看到文菲)这个姑娘,这么洋气,你是谁呀?

马洪翰:她就是当年在咱丰德学徒的文郁波的千金!

文菲:奶奶!伯母!

老太太:我说看着眼熟呢,眉眼跟她爹长的一样,闺女随爹嘛!

[大门外车马声、人声鼎沸,佣人们穿梭走动。马用上。

马用:老爷,客房安排不下了,都回来了!

老太太:谁都回来了?

马用:股东、各分号的经理,马拉轿车坐了十几辆呢!

老太太:他们为什么回来?

马洪翰:娘,议事.

老太太:议事?赶着立秋的当口议事?新鲜!

许凌翔:姑妈,是我叫他们回来的。

老太太:嗯,破了老规矩啦!马用,敞开大门,鼓乐欢迎!要让回来的人吃好喝好,回家了要吃面,剔尖、拨鱼、刀拨面、刀削面、拉面、手擀面、猫耳朵、撅疙瘩,让他们吃个够,别冷落了这些常年在外的男人们。

马用:打开正门,锣鼓欢迎。

[激越的琴声,与佣人们的吆喝声、车马嘶鸣、锣鼓敲击声混成一片。

相关下载


文章
课件

全站地图

栏目导航

最新剧本

热点剧本

  • 没有热点剧本
  • 提供小学语文教学中的优秀小学语文教案小学语文教学论文小学语文说课稿小学语文教学反思小学语文听课记录等课本资料!
    Copyright © 2010 - 20014 www.xiaocao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小草语文网 版权所有
    关于小草语文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网站地图|我要投稿
    小草语文网 email:1762513576@qq.com 站长QQ: 1762513576